朴妮可学姐

我怀念的

就网易云听到这首歌,就莫名的脑洞。

如果一个人收到一个陌生人的短信,那么,那封短信的内容大概是什么?

大概是诈骗短信。

大概发错了短信。

大概是朋友的恶作剧……

陈立农闪过很多种想法,却没想到是情敌的短信,或许算不上情敌,毕竟对方和蔡徐坤已经订婚了。

“虽然不知道你是否对于我和坤坤的联姻知情,但还是希望你退出这场角逐,你的存在给坤坤带来的后果我想你也知道。所以,请你好自为之。”

陈立农盯着短信看了良久,叹了一口气,输入了那个铭记于心的号码。

“在老地方见一面吧。”说完不等对方的回答便匆匆挂断了电话。

今年,廊坊的冬天过于冷了,明明中午还是一处艳阳高照,现在却是零下的温度。而陈立农穿着看似很厚实但本质却一点不保暖的衣服,坐在公园的摇椅上,呆呆的暖着手。

陈立农不知道在公园等了多久,只知道蔡徐坤来的时候他好像已经睡了很久,很久。

蔡徐坤这次没有把陈立农易凉的手放在自己的手里取暖,也没有在看到陈立农睡在冷风中时,心疼的把他抱住。

“今天,那个女孩子给我发短信了。祝贺你啊,快结婚了。”

陈立农的语气太过轻了,使人听不出感情波动。

而蔡徐坤只是低着头沉默,也没有解释的想法。

陈立农在来之前已经想好了要怎样相信蔡徐坤,要怎样怎么面对蔡徐坤。

可是现在陈立农准备的一堆质问被抑制在口中。

他自认为自己够了解蔡徐坤了,以为蔡徐坤会给他一个解释,没想到,倒是他自作多情了。

陈立农等了很久,却始终没有等来蔡徐坤的解释。就在他要转身离开的时候,身后穿来了蔡徐坤的声音。

“我懂了。”

苦笑的表情在蔡徐坤脸上很是让人心疼,可是,陈立农却没有回头。

这时的陈立农却在脑海里回想起来曾经。

在很久之前,蔡徐坤总是会和他说掏心窝子的话,然后紧紧的把他抱在怀里睡觉,夜里的时候蔡徐坤知道他的人会很冷,就一直把他的手放进自己的衣服里给陈立农取暖。

再后来,这种情况就少了,蔡徐坤面对他的时候不再说很多话,晚上睡觉的时候也地处两方,他的手也就没有在热过了。

刚开始因为一些事情吵架的时候,蔡徐坤每次都会低头。从背后抱着他撒娇,他受不了他的撒娇,争吵很快就和好。

再后来吵架的时候,蔡徐坤觉得他在无理取闹,几天不回家,而他性子也犟,和卜凡他们出去泡吧,喝酒,渐渐的感情也就淡了。

第一年他的生日的时候,蔡徐坤把他叫到公园,在公园给他看了一晚上的烟花,那天的夜晚星星很多,夜空很美,他笑蔡徐坤乱花钱,蔡徐坤笑他不懂浪漫。

后来的生日,蔡徐坤基本就忙忘了,而他却满心欢喜的等蔡徐坤回家一起过生日,每个生日蔡徐坤都不回家,蔡徐坤的生日也只是和几个朋友随意喝了几杯酒,也没有让他去。

或许在这些后来里,陈立农应该看清了这段感情的可维持性已经不长了,可陈立农不信邪硬生生的拖了一年,也就是在这一年里,蔡徐坤和一个只认识了两个月的女孩子订婚了。

“房子我会搬出去的,你也不用担心和我在一个队里哦,我会躲着你的啦。”

陈立农装作镇定的说到,却迟迟等不到回答。转身一看却发现蔡徐坤已经离开了。

陈立农拿出手机,打给了一直和他关系不错的卜凡,交代给卜凡事情的时候,完全不像一个刚经受了打击的人。

打完电话之后,陈立农坐回了摇椅,在哪里乖乖的等卜凡。

而蔡徐坤却在一旁的大树后面看着他,掩面哭泣。

等到卜凡把陈立农接走的时候,蔡徐坤才从树后面出来,坐在陈立农刚坐的摇椅上,打给了一个陌生号码。

“分手吧。”

“好。”

他不曾主意到本该离去的陈立农一直站在他的身后,听他打电话。

从此,我与你互不相欠。





评论(2)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