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妮可学姐

第四话啦,嘿嘿,文章不敢写,娱乐到敢,评论地址哦。

回头无岸

       肾虚组 he

       杨家少爷,生性风流,万花丛中,皆为他物。
   
    “今天的宴会对于杨修贤而言,不过是一场猎艳,得了猎物便走,你在这个场合勾引他,确实够味。”楚恕之摇晃着杯中的红酒,眼神一直在注视着祝红。
   
    “我若是不大胆,可就没有机会了,这样怎么好玩。”祝红对着楚恕之举杯,眼神有意无意的看向门口。
   
    杨修贤刚踏进大厅,一些人蠢蠢欲动,本一直坐着的人站了起来,像是无意一般,走向杨修贤的方向。
   
    “看来,今晚,不止你有这个想法。”楚恕之带有调笑的声音对着祝红,而祝红没有回应,只是拿紧了手中的红酒,走向杨修贤。
   
    “喝酒吗?我不会,若你想要……”杨修贤旁边已经围绕了许多人,祝红刚到,便听到这样一句。杨修贤的声音带有欲意,惹的身旁的女孩红里脸。
   
    “生哥,那就是杨修贤,杨家小少爷,天天流连在花丛中,对于家里的事,一概不管,坐实了花花公子的名号。”罗浮生抬眼,看向手下人指的地方,杨修贤在美人堆里很是好认,也长着一副玩世不恭的脸,好像对着谁都是一副喜欢的样子。
   
    “我听说,杨修贤这人男女不忌,只要是好看的,他都能撩,撩完就上床。”旁边一小弟似是听到说起杨修贤,在那里说着坊间传闻。
   
    “男女不忌么?有趣。”罗浮生喝完手中最后一杯酒,站起身来,穿起丢在一旁的外套就向着杨修贤走去。
   
    “生哥,你干嘛?”与他关系最好的小弟看到他的动作不解,出声询问他。
   
    “会会他。”说完就一直朝着杨修贤走去。
   
    “不知道的还以为要去告白呢。”刚才问话的小弟一人喃喃自语。
   
    祝红看见杨修贤看向她的时候,她心跳的很快,正准备微笑示意,却听见一句“杨修贤”。
   
    杨修贤看着叫他的人,忽然笑了,轻轻推开身边的人,走向他。
   
    “罗浮生,没想到在这里能见到你。”
   
    “为何想不到。”
   
    “看着不像。”杨修贤说出这话时,自己也懵了一下,罗浮生这样的人,和他差不多类型,怎么不像是会出现在这里的人。
   
    “哦?看来杨小少爷很了解我咯。”罗浮生靠近他,表情似是在笑。
   
    “这里不方便说话,我们不如换个地方。”杨修贤转移了话题,对着身后美人们摆摆手,哪些人就从原地离开,唯有祝红站在原地,但是杨修贤没有注意她,就带着罗浮生离开了。
   
    “你还真不怕肾虚。”罗浮生看着哪些离开后还在看着杨修贤的女人,就问里杨修贤一句。
   
    “要说肾虚,还是比不过生哥你。”杨修贤没有刚才那么正经,把本就只扣剩两颗扣字的外套脱掉,放在一旁。
   
    “不装了。”罗浮生看着他的样子,就走心里打起了算盘。
   
    “生哥你,想不想陪我一晚上。”杨修贤看向罗浮生的眼神布满了情欲,而打着算盘的罗浮生对于他的情欲求之不得。
   
    “男女不忌,原来是真的。”罗浮生不答话,只是说着这么一句话。
   
    “确实男女不忌,可生哥你,是我第一个发出邀请的人,而且生哥你不想看看我的身体吗?”说着杨修贤就准备拉掉伸手拉掉罗浮生的领带,罗浮生轻轻的打了他伸出的手,递给他一张房卡,示意让他在那里等他,杨修贤挑了挑眉,收下了房卡。
   
    “早了。”杨修贤丢给罗浮生这样一句话,就向着门外走去。
   
    “就走了,不来喝一杯。”杨修贤走到楚恕之不远处时,楚恕之叫住了他,杨修贤看向楚恕之,旁边的祝红看着他笑了笑,而杨修贤没有向他走进的意思。
   
    “有事 先走……”话未说完,楚恕之走到杨修贤面前,把酒递给他,杨修贤看着他,拿下他手中的酒,一杯灌下之后就走了,而楚恕之皱了下眉,祝红就向是接收到暗示一般,跟着杨修贤出去。
   
    杨修贤刚出去到门口,就感觉自己的的身体燥热无比,他意识到自己被楚恕之下了药,笑了笑就准备回去找罗浮生,却被早已等候在门外的罗浮生手下拦住,拉着他去酒店,而杨修贤也不敢太过挣扎,乖乖的上了车。
   
    杨修贤在上了车之后,一直在克制那药的作用,使自己的眼神很清明,看不出来一点不对之后,他微微的靠在背椅上,拿出手机,给大庆和郭长城发了一条消息之后,就闭目假寐。
   
    祝红出来的时候,恰好看见杨修贤被接走的场景,她跺了跺脚,不甘心的还想追上去,却发现他们去的地方自己不能踏入,想到楚恕之能够进入,便折返准备找楚恕之帮忙。
   
    “杨修贤被接走了,他们去的地方我不能进去,看来得和你一起去一趟。”
   
    “好,我能带你去,但是,事成之后,你要保证把杨修贤吃的死死的,不能让他在沾花惹草。”楚恕之说着从座椅上站了起来,收到对我目光也多了起来。
   
    “哎,老楚,你也在啊,你知不知道老杨去那里了,刚才他说要去照顾小郭,现在,也不知道去了没有。”楚恕之和祝红走到门口,大庆急急忙忙的上去叫住了他。
   
    “他去照顾郭长城干嘛?”楚恕之的声音带上了怒气,大庆像是不知道一般,还是如(虚)实(假)的说了出来。
   
    “这不是小郭生病了吗,老杨害怕他一个人孤单把他接到了罗浮生的酒店,让小郭在那里等着他。小郭刚才打给我电话说打不通老杨的电话,让我看看老杨有没有去……”大庆话还没有说完,楚恕之就跑出去,上了车,祝红准备去追他,却被大庆抓住,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
   
    “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楚恕之一路担心,一路脑补的到了罗浮生的酒店门口,发誓如果杨修贤动了郭长城一根手指,就把杨修贤剁了。
   
    而这厢杨修贤正在浴室里洗着冷水澡,克制自己的情欲。
   
    “生哥,生哥,你醉了。”旁边的小弟扶起罗浮生,罗浮生只是摆摆手,让小弟和各位解释,自己一个人摇摇晃晃的走出了宴会。随着等候多久的手下一起回了酒店。
   
    刚打开酒店的门,就听见洗手间里的水声,他反锁上门,打开了浴室门,就看见杨修贤在浴室里冲洗着冷水澡。
   
    “你……”杨修贤话还没有说话,罗浮生就一个扑向了他,水打湿了罗浮生的衣服,罗浮生丝毫不在意,扯了扯自己的领带,在杨修贤耳边说着“你真不乖。”的话。此后省略N多字。
   
   杨修贤刚醒来的时候,就发现罗浮生撑着一只手看他,想到他昨天晚上被罗浮生弄的腰酸背疼,他就气不打一出来。
   
    “我还以为,生哥你这只狼要吃完就跑了呢?”
   
    “你想多了。”罗浮生起身穿衣,杨修贤说着还不是一样。
   
    “给你样东西。”罗浮生穿好衣服后,几步来到杨修贤的面前,蹲下。
   
    “房卡我可不收,你还是找别人吧。”杨修贤觉得如果罗浮生还是给房卡,他能不顾自己的身体,夜夜笙歌。
   
    “这是我家的钥匙,以后你就是另一个主人了。”罗浮生看破了他的心思,本来有着逗弄他的意思,现在却不想了。
   
    “生哥好手段,是不是每个陪你上过床的,你都这么随便。”杨修贤对于他的举动嗤之以鼻,不知自己是第几个。
   
    “你是第一个。”说完不管杨修贤接不接受,就把钥匙塞在他的手里,就准备离开。
   
    “等下,有人送饭菜上来,我先去处理一些事,等下回来陪你 。”似是觉得杨修贤会误会什么,觉得还是要多说几句。
   
    “不想要解释,昨晚就当是一场梦好了,现在小爷我还是那个花花公子杨修贤。”说着杨修贤就准备从床上起来,却被罗浮生压倒在了床上。
   
    “上了我的床,就是我的人了,我这么会让你再向以前一般,况且,你昨天可是很主动的。”
   
    “你有没有想过,会带来什么,我没有什么,那你呢,会给你带来什么,现在,回头是岸。”杨修贤挣扎着罗浮生。
   
    “你可知,我们回头无岸的。”说着紧紧的抱住了杨修贤,杨修贤被他抱的有些难受,张开嘴咬住了他的肩膀。
   
   “你爱上我了。”不容置疑的语气从罗浮生口中说出。
   
    “是啊。”
   
    两人最初相遇是在五年前,那时候的杨修贤刚从国外回来,虽然接受了洋墨水,却意外纯情,那时的罗浮生与他父亲有些交易,他刚回国那几天,身边全是关于罗浮生的故事,他听的多了,自然对罗浮生产生了兴趣。还记得那一天,他用着一张风流脸向着父亲撒娇,换来了在生意时在一旁的机会。
   
    “我这小儿,刚从国外回来,你还需帮助一些。”杨父笑眯眯的对着罗浮生介绍,罗浮生看了他一眼,对着他笑了笑,他才发现,罗浮生和传闻中不一样。或许是那一笑成了执念,他日日夜夜的想起那张脸,刚开始他以为自己魔怔了,后来,才知道他对着罗浮生一见钟情了。
   
    他开始刻意的接近罗浮生,却总是没有任何进展,后来听说罗浮生风流,他生出学他的念头,一学就是五年,五年来他被外人传的过于浮夸,他从未出面干预,反还发现有几次罗浮生派手下干预,那时他是开心的。
   
    在五年后会再次遇到罗浮生,这件事杨修贤曾经想过,但是也只是想而已,他那天依旧在物色着欺骗人的对象,他看人很准,要找的是那种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这样的人,才能入的了杨修贤的眼,这也代表,他的计划能够成功,从他给人一笔费用,让人独自一个人在酒店过一晚上的时候,他就知道风流,也是可以靠舆论推动的,这天他刚物色好一个人,正准备撩妹,却被罗浮生打乱了节奏,后来全部乱了,正如罗浮生说的一样,回头无岸了。
   
   
   
   

魔道公司,第三,依旧娱乐,文章不敢写,只敢娱乐,评论链接

魔道公司第二话,评论有链接,小说不敢写,只敢玩

入戏

娱乐圈文 半虐 he

【二】

序:我的一切都给你了,可你却从未知晓。

“话说,老蔡你和陈立农之前关系不是挺好的吗?要不然你再邀请一次。”小鬼看着蔡徐坤,眼睛转的贼溜。

“哎,是啊,老蔡之前和陈立农那可是像亲兄弟一般,好几次陈立农为了他有兄弟没异性,这次叫老蔡出马试试,说不定真能成。”卜凡和小鬼的大脑连接了起来,知道了小鬼的打算。

“别说了,今天我在机场看见他,他鸟都没有鸟我,妈的,真TM憋屈。”蔡徐坤说起陈立农就一脸烦躁,拿起一瓶酒就开始喝。

“谁叫你之前作死,陈立农为你有兄弟没异性,你为陈立农有异性没人性。”朱正廷看着他冷哼一声,在场的也知道当年蔡徐坤那傻逼事情,就打马虎眼准备把这个事过了,谁知道蔡徐坤像是和这件事杠上了一般,嚷嚷着要和陈立农打电话,抢了小鬼的手机就对着通讯录的电话打了过去。

打了几次,陈立农都没有接,蔡徐坤忽然心里有一股火,眼看就要把小鬼的手机砸向一旁,幸亏卜凡反应够快,让蔡徐坤把他自己的电话拿出来再打一次,蔡徐坤不明白卜凡的意思还是照做了,而小鬼对着卜凡竖了个大拇指,感谢他保住了自己的手机。

蔡徐坤有些喝醉了,摇摇晃晃的在那里输入号码,也不知道有没有输错,就那样打了过去,没想到电话一拨就通,不过十秒。

“喂,陈立农,你TM的现在在那里,老子醉了,要你送我回家。”蔡徐坤声音有些醉意,电话一方的陈立农语气有些不好的问他在那,他对着陈立农说了地点之后就挂了电话,他也不指望陈立农会送他回家,只是看看陈立农会不会来。

“我靠,陈立农这家伙,用我手机打电话,十几个没人接,蔡徐坤TM的只打了一个还秒接,真伤人心。”小鬼一脸的生无可恋。而周围人也用着同情的眼光看着他,而蔡徐坤则在那里喝了一瓶又一瓶,不知道喝了几瓶忽然有人夺走了他手中的酒。

“你醉了。”蔡徐坤听见有人在他耳旁说话,他点了点头,不言语,这个人让他有一种莫名的安全感。

“他怎么喝了这么多酒。”陈立农皱着眉头,看向一旁的小鬼。

“这,这不是他离婚,开心嘛,喝点酒,不碍事的。”小鬼尴尬的笑了笑,而没有注意到他说离婚的时候,陈立农嘴唇微扬的幅度。

“人我带走了,你们继续喝。”陈立农边说着边公主抱起蔡徐坤,就准备走。而卜凡像是不满一般,让陈立农把蔡徐坤剩下的酒喝完,而陈立农只是看了看他,递给他一张卡。

“密码980802,今天晚上你们的所有消费,我出了,酒我就不喝了。”陈立农说完就抱着蔡徐坤走了,不再管剩下的人。

“我靠,陈立农太壕了吧,今天晚上他怕是不知道我们还有后续消费,二十多人的消费,他一个人就包了。”Justin一脸懵逼,而小鬼更是想不通。

“这家伙,之前让他请我去西山居吃一顿他各种推脱,现在为了一个蔡徐坤,直接甩卡,而且这个密码也有点熟悉,980802,980802,等等,这TM的不是蔡徐坤的生日吗?搞什么飞机。”卜凡话一出口,所有人都呆滞了,暗想到陈立农果然是对蔡徐坤有兄弟没人性,而只有一个人的眼神却自嘲的笑了笑。

这方陈立农刚把蔡徐坤带到他们家,问蔡徐坤密码蔡徐坤也不说,他无法,只得试试密码,蔡徐坤的生日,不对,陈立农的生日,更不对,蔡徐坤女儿的生日还是不对,陈立农眼神暗了暗输入了苏音的生日,门开了。

“离婚了,你也没有换密码,可真是深情啊蔡徐坤。”陈立农自嘲的笑了笑,把蔡徐坤抱到卧室便准备离开。

“别走。”蔡徐坤拉住了陈立农的人,嘴里嚷嚷着别走。

陈立农僵硬的转身,看着床上的人,无奈的叹了口气,问到你知道我是谁吗?蔡徐坤不回答,嘴里还是别走,陈立农无法,但还是狠了狠心转身离开,在到门口的时候听到了一句。

“我爱你。”

陈立农握着门把手的顿了顿,正准备转身,却又听见一句,“我爱你,苏音。”之后便毅然的离开了蔡徐坤的家。

范丞丞赶到陈立农家的时候,便是看见陈立农手里拿着高度数的酒,在那里喝的不省人事。范丞丞什么都没有做,只是拿起桌边的酒,一杯一杯的喝了起来。

“蔡徐坤,蔡徐坤,蔡徐坤……”陈立农嘴里喃喃的叫着蔡徐坤的名字,而范丞丞只是扫他一眼,接着喝酒,不知过了多久,陈立农陷入了沉睡,而范丞丞把桌上的酒都喝光之后把他扶到了卧室里面,看着陈立农的睡颜,范丞丞没由来的笑了。

“陈立农啊,陈立农,我tm的想问你到底图些什么啊,为了个蔡徐坤连命都不知道珍惜,你可真tm的扯淡……”范丞丞对着陈立农大发牢骚,等着发泄完之后,他想了想,还是决定做些什么,他拿出手机给林彦俊发了一条短信就离开了陈立农的住处,而本该醉的不省人事的陈立农却眼神清明的看着他离开的地方。

“如果,我能放弃的话,这十年,我也不会是这个样子了。”说着,陈立农摸了摸兜里的烟,靠在床上,一根一根的抽了起来,烟雾盖住了他的面貌,似是不清晰一般,眼角含泪。

“得了,叫我出来该不是又为了陈立农那小子吧?”林彦俊靠在一旁的桥上,眼睛看向桥底,没有看向范丞丞。

“我想让你投资蔡徐坤的一部戏。”范丞丞说话不拖泥带水,把要求和林彦俊说了之后,就不再言语。

“条件。”

“尤长靖,你的了。”

“好。”

范丞丞和林彦俊在桥上做好了交易,而尤长靖在家里觉得心不安,殊不知,已经成为了交换的筹码。

尾:我真的有过放弃的念头,可是一想到他的名字就把这个念头给丢的一干二净了。

入戏

娱乐圈文 半虐 he

【一】

序:从十八岁到二十八岁,你说我为了你荒废了多少年的青春。

蔡徐坤今日赶巧,恰好遇到了陈立农回国,算起来,他与陈立农已有五年未见,自从他结婚之后,陈立农便一声不吭出了国,他有意联系也找不到他的一点踪迹,最后也就不了了知。没想到今天他刚从国外拍戏回来,回国就赶上了陈立农在机场。

蔡徐坤对着陈立农奋力的招手,可陈立农却像看不见一般,跟着自己的经纪人在大批粉丝的围堵下走向了蔡徐坤的方向,却与蔡徐坤擦肩而过,蔡徐坤准备伸手拉住他,却发现陈立农身旁的人太多,他根本无法靠近。

“靠,陈立农这小子搞什么,多年老朋友不见,连一声招呼都不打,简直气死个人。”蔡徐坤在原地嘟嘟喃喃的,却引起了周围娱记的目光,那些人心下思量明天的新闻素材有了,便对着蔡徐坤拍了起来。等到蔡徐坤发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他暗骂一声并一溜烟的跑了。

刚回到家,他的妻子就迎了上来,手里还拿着一份离婚协议书。

“签了吧,这么些年也够了。”蔡徐坤的妻子叫苏音,长的不错,五年间岁月也没有她留下什么痕迹。

蔡徐坤叹了一口气,知道这个时候终于到来了,他和苏音虽然是娱乐圈的模范夫妻,但是在两年前就已经分居了,只是因为他的妻子喜欢上了一个新晋的导演,并且还直接给领回了家,想是介绍给家长对象一般给蔡徐坤介绍了那个导演,并且还振振有词的说希望蔡徐坤理解她。

蔡徐坤怎么不理解她,把她理解的都快透了,从他们开始谈恋爱那会,苏音明里暗里针对陈立农,他都向着苏音,他那时候也以为陈立农会理解他,却忘了陈立农和他非亲非故没有任何理由要理解他,后来陈立农和他疏远了,他也想着能有峰回路转的机会,和陈立农再次关系好起来,可是谁知道他结婚之后,陈立农直接出了国,而那之后苏音也越来越任性,惹得卜凡差点找人做了苏音,若不是他在卜凡面前下了筹码,苏音早就被人弄死了,没想到她后来一直踩着蔡徐坤的底线,蔡徐坤都怀疑是不是苏音给他下药了,让他蔡徐坤这么卑微。

“哦,签就签了,女儿归我,我们之前签过婚前协定,若是离婚,双方的东西不作为夫妻共同财产,所以,收拾东西走吧,苏小姐。”蔡徐坤的声音不带一点感情,想到之前自己哪些傻逼行为他就更想打给自己几巴掌,这两年他都想清楚了,苏音他是不会惯了,一个总是把爱用来当筹码的女人,不要也罢。

“虽然签了婚前协定,但是我还是觉得,你的财产应该分给我一些,毕竟你当了这么多年导演。”苏音听到蔡徐坤的话并不以为然,对于她来说,蔡徐坤简直就是个傻瓜。

“苏小姐,你怕是魔怔了,首先是因为你婚内出轨,我们才会变成这样的,而且女儿也不用你付抚养费,你还好意思和我要财产,你真的是……”蔡徐坤本来准备说臭不要脸,但是看在他们多年的夫妻情分下,还是不忍说那么重的话。

“蔡徐坤,你别得寸进尺,但是我让你理解我,你理解了,现在又说我婚内出轨,你疯了啊。”苏音想泼妇一样对着蔡徐坤骂了起来,可是蔡徐坤就当耳旁风,吹一下并不当一回事,搞的苏音脸白一阵红一阵,她恶狠狠的登了一眼蔡徐坤就跑去房里把准备好的行李箱带了出来,慢悠悠的向着门口走去,她满心的以为蔡徐坤会给她道歉,但是蔡徐坤却没有这个闲工夫,而是打给小鬼他们电话准备今晚的单身派对。

午夜12点    地点:小鬼的夜店

“苏音这个女人,太不自知了,还真以为自己是公主呢,什么人都得惯着他,我还希望他那个新晋导演能够护好她,凭她那个个性,怕是死的会很惨。”小鬼絮絮叨叨的在那里向着蔡徐坤吐槽,而蔡徐坤不可置否的点了点头。

“得了,得了,让我们恭喜蔡大导演脱离苦海,获得自由。”卜凡站了起来,所有人也站了起来开始干杯。

“对了,Justin,陈立农呢?你没有通知他?”卜凡看向坐在朱正廷旁边的Justin。

“他哦,说什么佳人有约,就不来了。”Justin抱着一包薯片在那里吃着,而朱正廷一脸嫌弃。

而蔡徐坤在听到佳人有约的时候吓了一跳,他完全不觉得像陈立农这种情商的家伙会惹得女孩子喜欢。

尾:你终于来了。

随遇而安

迟来的更新

【十二】

第二天刚一起来,陈立农就被尤长靖拉去练习,练了几遍,尤长婧对陈立农还是不满意。

“农农,你是不是有心事,怎么心不在焉的。”尤长靖并说并把一瓶水递给陈立农。

“没事的,长胖。”陈立农摇摇头,却又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花前月下,心上人在身旁,真是想想就激动。

“不许叫我长胖,说了多少次,是尤长婧,尤长靖。”尤长靖装作怒不可解的样子,让陈立农有些想笑。

“不开玩笑了,昨天你带回来的那个你说是家人的家伙到底是谁哎。”尤长靖严肃的看着陈立农。

“啊,是一个很重要的朋友啦,在我这里很重要很重要的人就是我的家人啦。”陈立农有些调皮的说出回答。

“那就是说,我也是你的家人了???”尤长靖一脸惊喜的看着陈立农。

“不,不是。”

“我难道不重要???”

“很重要,但是还不是家人,等结束之后,你就是我的家人了。”陈立农看着尤长靖一脸我是你家人都模样,叹了口气。

“那你觉得我们这里面有你的家人吗?”尤长靖小心思一起拉着陈立农的手,而陈立农看见他的动作,迅速把手抽出来,离尤长靖有一些距离。

“你躲那么远干嘛⊙∀⊙?”尤长靖一脸嫌弃的看着陈立农的动作。

废话,不躲,等林彦俊那家伙看到了,又说我在勾引你。虽然说陈立农内心对这件事有着很好的解释,但却不回答尤长靖,而是说着别的事情。

“朱正廷,Justin,卜凡,许凯皓,蔡徐坤都是我的家人。”陈立农一脸傲娇。

“等等,除了许凯皓,其他那几个算什么回事,尤其是卜凡,他连话都不和你说,还有蔡徐坤,他跟你除了在圆台牵了一次手之外,还有什么交集,朱正廷,Justin就让我更想不通了。”尤长靖听着他列出来的那些人,感觉一个都没自己重要。

朱正廷是我兄弟,Justin是我兄弟媳妇,卜凡是我大哥,许凯皓是我朋友,蔡徐坤是我爱人,当然是家人了。陈立农虽是这样想,但是他还是打了马虎眼。

“哈哈哈哈,你就自己猜吧,我走了。”说着陈立农就跑了,任由尤长靖在后面叫骂都不回头。

“我靠, 尤长靖简直就是神经病,拉着我问东问西的。”陈立农一边擦汗一边自言自语。

“你说我是你的家人?”耳畔熟悉的声音响起,陈立农猛的抬起头,看见蔡徐坤气喘吁吁的样子,便猜到他怕是追着他出来的,就准备和他说些什么,便看见蔡徐坤缓缓直气身子,陈立农看见他眼神迷离的样子,把口水往下咽,脱出口的话变成了。

“你真性感。”

爱与不爱,我无法选择。

你不来我不老

(一)

蔡徐坤出国了,并且没有归期。

陈立农回国了,并且不准备再出国。

“你和坤坤是怎么回事?一个出国没有归期,一个回国没有再出国的计划?”Justin在喧闹的酒吧里大声的问着陈立农。

陈立农装做没听到一般,只是独自饮酒。旁边的朱正廷看到陈立农的表现,拉住了还准备说些什么都Justin,开始活跃了气氛。

气氛兴起时,朱正廷拉着卜凡和Justin去跳舞,陈立农看着他们走远也没有任何举动,只是看着酒吧里的人在舞动身子。

“帅哥,怎么一个人,要不要……”一个衣着暴露的妖艳女子,坐在了陈立农旁边。

“滚。”

“唉,小帅哥,你怎么这么不解风情啊,你这人……”女子话还未说完并被突然出现的人拉走了,那个人跟陈立农说了声抱歉,没有看管好自家的女人并匆匆离去。在旁边围观了一切的范丞丞对着陈立农“渍”了一声,便坐到了他的身边。

“这次回来不走了?”范丞丞随意的拿起桌上的一杯酒一饮而尽。

“嗯。”

“那蔡徐坤呢?”

“我和他不熟。”陈立农这才抬眼看向范丞丞,范丞丞尴尬的摸了一下鼻子,就不在接话下去,两个人就这样一直喝着闷酒,直到朱正廷他们三个回来。

“哈哈哈哈,我跟你说卜凡跳舞的那个姿势……”Justin话还未说完,便眼尖的看到了范丞丞,不顾身旁的朱正廷,就跑去抱住了范丞丞,而朱正廷看着Justin的表现,莫名的走了回去。

“哈哈,丞丞你怎么来了,是不是来找我的。”Justin兴奋的看着范丞丞,范丞丞顺意的点了点头,两人并开始旁若无人的开始说着悄悄话,陈立农在一旁看着觉得此事并不简单。

陈立农感觉到衣兜里的手机在震动,拿出手机看到朱正廷发给他,他和卜凡先走的消息,陈立农笑了笑,和范丞丞打了个手势就走了。

陈立农回到家,看着家里满是蔡徐坤的照片,悲凉的笑了笑,思绪被拉回了三天前。

“我要出国了。”陈立农刚接起电话,就听见听筒的那边的人如是说道。

“找我?”陈立农有些克制住兴奋的问道。

“你知道,不是的。”

“我懂,我三天后回国,你要和我见一面吗?”

“不了。”

“我明白了。”陈立农率先挂断了电话,这也是他第一次主动挂蔡徐坤的电话,他觉得自己很勇敢。

陈立农如期的坐上了回台湾的机票,没有等蔡徐坤出国,也没有再对蔡徐坤说着他讨厌的话,陈立农忽然长大了,开始考虑蔡徐坤的想法了。

思绪拉回到现在,陈立农依旧盯着蔡徐坤的照片不放,却不愿打给蔡徐坤电话,在他内心做了一番挣扎过后,他狠心的拉黑了蔡徐坤的号码,并且打给了朱正廷一个电话。

“我终于放弃他了。”陈立农如释重负的说道。

“恭喜你。”

“谢谢,你和Justin呢?”

“还是老样子,明天见一面吧,我觉得我们应该要好好聊聊。”朱正廷有些疲惫的说道。

“嗯。”陈立农话刚说完,就被挂断了电话,陈立农知道,朱正廷终究不信他放下了蔡徐坤,毕竟,10多年来,他为了蔡徐坤放弃了许多,包括自己曾经最爱的兴趣。

温馨走向,不虐,结局he。

关于更文速度

咳咳咳,大家可能看出来我是个佛系写手了,我悄咪咪的开了小号,只有一个人知道,我知道她会保守秘密的,嘿嘿,但是呢,我现在主要应该是吧随遇而安更文,才能顾得上小号的文,小号里的坑有两篇,所以小号可能会更新的很忙,或者会删文重改,我知道你们发现不了的,红红火火恍恍惚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