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妮可学姐

入戏

娱乐圈文 半虐 he

【二】

序:我的一切都给你了,可你却从未知晓。

“话说,老蔡你和陈立农之前关系不是挺好的吗?要不然你再邀请一次。”小鬼看着蔡徐坤,眼睛转的贼溜。

“哎,是啊,老蔡之前和陈立农那可是像亲兄弟一般,好几次陈立农为了他有兄弟没异性,这次叫老蔡出马试试,说不定真能成。”卜凡和小鬼的大脑连接了起来,知道了小鬼的打算。

“别说了,今天我在机场看见他,他鸟都没有鸟我,妈的,真TM憋屈。”蔡徐坤说起陈立农就一脸烦躁,拿起一瓶酒就开始喝。

“谁叫你之前作死,陈立农为你有兄弟没异性,你为陈立农有异性没人性。”朱正廷看着他冷哼一声,在场的也知道当年蔡徐坤那傻逼事情,就打马虎眼准备把这个事过了,谁知道蔡徐坤像是和这件事杠上了一般,嚷嚷着要和陈立农打电话,抢了小鬼的手机就对着通讯录的电话打了过去。

打了几次,陈立农都没有接,蔡徐坤忽然心里有一股火,眼看就要把小鬼的手机砸向一旁,幸亏卜凡反应够快,让蔡徐坤把他自己的电话拿出来再打一次,蔡徐坤不明白卜凡的意思还是照做了,而小鬼对着卜凡竖了个大拇指,感谢他保住了自己的手机。

蔡徐坤有些喝醉了,摇摇晃晃的在那里输入号码,也不知道有没有输错,就那样打了过去,没想到电话一拨就通,不过十秒。

“喂,陈立农,你TM的现在在那里,老子醉了,要你送我回家。”蔡徐坤声音有些醉意,电话一方的陈立农语气有些不好的问他在那,他对着陈立农说了地点之后就挂了电话,他也不指望陈立农会送他回家,只是看看陈立农会不会来。

“我靠,陈立农这家伙,用我手机打电话,十几个没人接,蔡徐坤TM的只打了一个还秒接,真伤人心。”小鬼一脸的生无可恋。而周围人也用着同情的眼光看着他,而蔡徐坤则在那里喝了一瓶又一瓶,不知道喝了几瓶忽然有人夺走了他手中的酒。

“你醉了。”蔡徐坤听见有人在他耳旁说话,他点了点头,不言语,这个人让他有一种莫名的安全感。

“他怎么喝了这么多酒。”陈立农皱着眉头,看向一旁的小鬼。

“这,这不是他离婚,开心嘛,喝点酒,不碍事的。”小鬼尴尬的笑了笑,而没有注意到他说离婚的时候,陈立农嘴唇微扬的幅度。

“人我带走了,你们继续喝。”陈立农边说着边公主抱起蔡徐坤,就准备走。而卜凡像是不满一般,让陈立农把蔡徐坤剩下的酒喝完,而陈立农只是看了看他,递给他一张卡。

“密码980802,今天晚上你们的所有消费,我出了,酒我就不喝了。”陈立农说完就抱着蔡徐坤走了,不再管剩下的人。

“我靠,陈立农太壕了吧,今天晚上他怕是不知道我们还有后续消费,二十多人的消费,他一个人就包了。”Justin一脸懵逼,而小鬼更是想不通。

“这家伙,之前让他请我去西山居吃一顿他各种推脱,现在为了一个蔡徐坤,直接甩卡,而且这个密码也有点熟悉,980802,980802,等等,这TM的不是蔡徐坤的生日吗?搞什么飞机。”卜凡话一出口,所有人都呆滞了,暗想到陈立农果然是对蔡徐坤有兄弟没人性,而只有一个人的眼神却自嘲的笑了笑。

这方陈立农刚把蔡徐坤带到他们家,问蔡徐坤密码蔡徐坤也不说,他无法,只得试试密码,蔡徐坤的生日,不对,陈立农的生日,更不对,蔡徐坤女儿的生日还是不对,陈立农眼神暗了暗输入了苏音的生日,门开了。

“离婚了,你也没有换密码,可真是深情啊蔡徐坤。”陈立农自嘲的笑了笑,把蔡徐坤抱到卧室便准备离开。

“别走。”蔡徐坤拉住了陈立农的人,嘴里嚷嚷着别走。

陈立农僵硬的转身,看着床上的人,无奈的叹了口气,问到你知道我是谁吗?蔡徐坤不回答,嘴里还是别走,陈立农无法,但还是狠了狠心转身离开,在到门口的时候听到了一句。

“我爱你。”

陈立农握着门把手的顿了顿,正准备转身,却又听见一句,“我爱你,苏音。”之后便毅然的离开了蔡徐坤的家。

范丞丞赶到陈立农家的时候,便是看见陈立农手里拿着高度数的酒,在那里喝的不省人事。范丞丞什么都没有做,只是拿起桌边的酒,一杯一杯的喝了起来。

“蔡徐坤,蔡徐坤,蔡徐坤……”陈立农嘴里喃喃的叫着蔡徐坤的名字,而范丞丞只是扫他一眼,接着喝酒,不知过了多久,陈立农陷入了沉睡,而范丞丞把桌上的酒都喝光之后把他扶到了卧室里面,看着陈立农的睡颜,范丞丞没由来的笑了。

“陈立农啊,陈立农,我tm的想问你到底图些什么啊,为了个蔡徐坤连命都不知道珍惜,你可真tm的扯淡……”范丞丞对着陈立农大发牢骚,等着发泄完之后,他想了想,还是决定做些什么,他拿出手机给林彦俊发了一条短信就离开了陈立农的住处,而本该醉的不省人事的陈立农却眼神清明的看着他离开的地方。

“如果,我能放弃的话,这十年,我也不会是这个样子了。”说着,陈立农摸了摸兜里的烟,靠在床上,一根一根的抽了起来,烟雾盖住了他的面貌,似是不清晰一般,眼角含泪。

“得了,叫我出来该不是又为了陈立农那小子吧?”林彦俊靠在一旁的桥上,眼睛看向桥底,没有看向范丞丞。

“我想让你投资蔡徐坤的一部戏。”范丞丞说话不拖泥带水,把要求和林彦俊说了之后,就不再言语。

“条件。”

“尤长靖,你的了。”

“好。”

范丞丞和林彦俊在桥上做好了交易,而尤长靖在家里觉得心不安,殊不知,已经成为了交换的筹码。

尾:我真的有过放弃的念头,可是一想到他的名字就把这个念头给丢的一干二净了。

入戏

娱乐圈文 半虐 he

【一】

序:从十八岁到二十八岁,你说我为了你荒废了多少年的青春。

蔡徐坤今日赶巧,恰好遇到了陈立农回国,算起来,他与陈立农已有五年未见,自从他结婚之后,陈立农便一声不吭出了国,他有意联系也找不到他的一点踪迹,最后也就不了了知。没想到今天他刚从国外拍戏回来,回国就赶上了陈立农在机场。

蔡徐坤对着陈立农奋力的招手,可陈立农却像看不见一般,跟着自己的经纪人在大批粉丝的围堵下走向了蔡徐坤的方向,却与蔡徐坤擦肩而过,蔡徐坤准备伸手拉住他,却发现陈立农身旁的人太多,他根本无法靠近。

“靠,陈立农这小子搞什么,多年老朋友不见,连一声招呼都不打,简直气死个人。”蔡徐坤在原地嘟嘟喃喃的,却引起了周围娱记的目光,那些人心下思量明天的新闻素材有了,便对着蔡徐坤拍了起来。等到蔡徐坤发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他暗骂一声并一溜烟的跑了。

刚回到家,他的妻子就迎了上来,手里还拿着一份离婚协议书。

“签了吧,这么些年也够了。”蔡徐坤的妻子叫苏音,长的不错,五年间岁月也没有她留下什么痕迹。

蔡徐坤叹了一口气,知道这个时候终于到来了,他和苏音虽然是娱乐圈的模范夫妻,但是在两年前就已经分居了,只是因为他的妻子喜欢上了一个新晋的导演,并且还直接给领回了家,想是介绍给家长对象一般给蔡徐坤介绍了那个导演,并且还振振有词的说希望蔡徐坤理解她。

蔡徐坤怎么不理解她,把她理解的都快透了,从他们开始谈恋爱那会,苏音明里暗里针对陈立农,他都向着苏音,他那时候也以为陈立农会理解他,却忘了陈立农和他非亲非故没有任何理由要理解他,后来陈立农和他疏远了,他也想着能有峰回路转的机会,和陈立农再次关系好起来,可是谁知道他结婚之后,陈立农直接出了国,而那之后苏音也越来越任性,惹得卜凡差点找人做了苏音,若不是他在卜凡面前下了筹码,苏音早就被人弄死了,没想到她后来一直踩着蔡徐坤的底线,蔡徐坤都怀疑是不是苏音给他下药了,让他蔡徐坤这么卑微。

“哦,签就签了,女儿归我,我们之前签过婚前协定,若是离婚,双方的东西不作为夫妻共同财产,所以,收拾东西走吧,苏小姐。”蔡徐坤的声音不带一点感情,想到之前自己哪些傻逼行为他就更想打给自己几巴掌,这两年他都想清楚了,苏音他是不会惯了,一个总是把爱用来当筹码的女人,不要也罢。

“虽然签了婚前协定,但是我还是觉得,你的财产应该分给我一些,毕竟你当了这么多年导演。”苏音听到蔡徐坤的话并不以为然,对于她来说,蔡徐坤简直就是个傻瓜。

“苏小姐,你怕是魔怔了,首先是因为你婚内出轨,我们才会变成这样的,而且女儿也不用你付抚养费,你还好意思和我要财产,你真的是……”蔡徐坤本来准备说臭不要脸,但是看在他们多年的夫妻情分下,还是不忍说那么重的话。

“蔡徐坤,你别得寸进尺,但是我让你理解我,你理解了,现在又说我婚内出轨,你疯了啊。”苏音想泼妇一样对着蔡徐坤骂了起来,可是蔡徐坤就当耳旁风,吹一下并不当一回事,搞的苏音脸白一阵红一阵,她恶狠狠的登了一眼蔡徐坤就跑去房里把准备好的行李箱带了出来,慢悠悠的向着门口走去,她满心的以为蔡徐坤会给她道歉,但是蔡徐坤却没有这个闲工夫,而是打给小鬼他们电话准备今晚的单身派对。

午夜12点    地点:小鬼的夜店

“苏音这个女人,太不自知了,还真以为自己是公主呢,什么人都得惯着他,我还希望他那个新晋导演能够护好她,凭她那个个性,怕是死的会很惨。”小鬼絮絮叨叨的在那里向着蔡徐坤吐槽,而蔡徐坤不可置否的点了点头。

“得了,得了,让我们恭喜蔡大导演脱离苦海,获得自由。”卜凡站了起来,所有人也站了起来开始干杯。

“对了,Justin,陈立农呢?你没有通知他?”卜凡看向坐在朱正廷旁边的Justin。

“他哦,说什么佳人有约,就不来了。”Justin抱着一包薯片在那里吃着,而朱正廷一脸嫌弃。

而蔡徐坤在听到佳人有约的时候吓了一跳,他完全不觉得像陈立农这种情商的家伙会惹得女孩子喜欢。

尾:你终于来了。

随遇而安

迟来的更新

【十二】

第二天刚一起来,陈立农就被尤长靖拉去练习,练了几遍,尤长婧对陈立农还是不满意。

“农农,你是不是有心事,怎么心不在焉的。”尤长靖并说并把一瓶水递给陈立农。

“没事的,长胖。”陈立农摇摇头,却又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花前月下,心上人在身旁,真是想想就激动。

“不许叫我长胖,说了多少次,是尤长婧,尤长靖。”尤长靖装作怒不可解的样子,让陈立农有些想笑。

“不开玩笑了,昨天你带回来的那个你说是家人的家伙到底是谁哎。”尤长靖严肃的看着陈立农。

“啊,是一个很重要的朋友啦,在我这里很重要很重要的人就是我的家人啦。”陈立农有些调皮的说出回答。

“那就是说,我也是你的家人了???”尤长靖一脸惊喜的看着陈立农。

“不,不是。”

“我难道不重要???”

“很重要,但是还不是家人,等结束之后,你就是我的家人了。”陈立农看着尤长靖一脸我是你家人都模样,叹了口气。

“那你觉得我们这里面有你的家人吗?”尤长靖小心思一起拉着陈立农的手,而陈立农看见他的动作,迅速把手抽出来,离尤长靖有一些距离。

“你躲那么远干嘛⊙∀⊙?”尤长靖一脸嫌弃的看着陈立农的动作。

废话,不躲,等林彦俊那家伙看到了,又说我在勾引你。虽然说陈立农内心对这件事有着很好的解释,但却不回答尤长靖,而是说着别的事情。

“朱正廷,Justin,卜凡,许凯皓,蔡徐坤都是我的家人。”陈立农一脸傲娇。

“等等,除了许凯皓,其他那几个算什么回事,尤其是卜凡,他连话都不和你说,还有蔡徐坤,他跟你除了在圆台牵了一次手之外,还有什么交集,朱正廷,Justin就让我更想不通了。”尤长靖听着他列出来的那些人,感觉一个都没自己重要。

朱正廷是我兄弟,Justin是我兄弟媳妇,卜凡是我大哥,许凯皓是我朋友,蔡徐坤是我爱人,当然是家人了。陈立农虽是这样想,但是他还是打了马虎眼。

“哈哈哈哈,你就自己猜吧,我走了。”说着陈立农就跑了,任由尤长靖在后面叫骂都不回头。

“我靠, 尤长靖简直就是神经病,拉着我问东问西的。”陈立农一边擦汗一边自言自语。

“你说我是你的家人?”耳畔熟悉的声音响起,陈立农猛的抬起头,看见蔡徐坤气喘吁吁的样子,便猜到他怕是追着他出来的,就准备和他说些什么,便看见蔡徐坤缓缓直气身子,陈立农看见他眼神迷离的样子,把口水往下咽,脱出口的话变成了。

“你真性感。”

爱与不爱,我无法选择。

你不来我不老

(一)

蔡徐坤出国了,并且没有归期。

陈立农回国了,并且不准备再出国。

“你和坤坤是怎么回事?一个出国没有归期,一个回国没有再出国的计划?”Justin在喧闹的酒吧里大声的问着陈立农。

陈立农装做没听到一般,只是独自饮酒。旁边的朱正廷看到陈立农的表现,拉住了还准备说些什么都Justin,开始活跃了气氛。

气氛兴起时,朱正廷拉着卜凡和Justin去跳舞,陈立农看着他们走远也没有任何举动,只是看着酒吧里的人在舞动身子。

“帅哥,怎么一个人,要不要……”一个衣着暴露的妖艳女子,坐在了陈立农旁边。

“滚。”

“唉,小帅哥,你怎么这么不解风情啊,你这人……”女子话还未说完并被突然出现的人拉走了,那个人跟陈立农说了声抱歉,没有看管好自家的女人并匆匆离去。在旁边围观了一切的范丞丞对着陈立农“渍”了一声,便坐到了他的身边。

“这次回来不走了?”范丞丞随意的拿起桌上的一杯酒一饮而尽。

“嗯。”

“那蔡徐坤呢?”

“我和他不熟。”陈立农这才抬眼看向范丞丞,范丞丞尴尬的摸了一下鼻子,就不在接话下去,两个人就这样一直喝着闷酒,直到朱正廷他们三个回来。

“哈哈哈哈,我跟你说卜凡跳舞的那个姿势……”Justin话还未说完,便眼尖的看到了范丞丞,不顾身旁的朱正廷,就跑去抱住了范丞丞,而朱正廷看着Justin的表现,莫名的走了回去。

“哈哈,丞丞你怎么来了,是不是来找我的。”Justin兴奋的看着范丞丞,范丞丞顺意的点了点头,两人并开始旁若无人的开始说着悄悄话,陈立农在一旁看着觉得此事并不简单。

陈立农感觉到衣兜里的手机在震动,拿出手机看到朱正廷发给他,他和卜凡先走的消息,陈立农笑了笑,和范丞丞打了个手势就走了。

陈立农回到家,看着家里满是蔡徐坤的照片,悲凉的笑了笑,思绪被拉回了三天前。

“我要出国了。”陈立农刚接起电话,就听见听筒的那边的人如是说道。

“找我?”陈立农有些克制住兴奋的问道。

“你知道,不是的。”

“我懂,我三天后回国,你要和我见一面吗?”

“不了。”

“我明白了。”陈立农率先挂断了电话,这也是他第一次主动挂蔡徐坤的电话,他觉得自己很勇敢。

陈立农如期的坐上了回台湾的机票,没有等蔡徐坤出国,也没有再对蔡徐坤说着他讨厌的话,陈立农忽然长大了,开始考虑蔡徐坤的想法了。

思绪拉回到现在,陈立农依旧盯着蔡徐坤的照片不放,却不愿打给蔡徐坤电话,在他内心做了一番挣扎过后,他狠心的拉黑了蔡徐坤的号码,并且打给了朱正廷一个电话。

“我终于放弃他了。”陈立农如释重负的说道。

“恭喜你。”

“谢谢,你和Justin呢?”

“还是老样子,明天见一面吧,我觉得我们应该要好好聊聊。”朱正廷有些疲惫的说道。

“嗯。”陈立农话刚说完,就被挂断了电话,陈立农知道,朱正廷终究不信他放下了蔡徐坤,毕竟,10多年来,他为了蔡徐坤放弃了许多,包括自己曾经最爱的兴趣。

温馨走向,不虐,结局he。

随遇而安

【十一】

陈立农立即把陈述拉离那个地方,拉着陈述去找导演。
一路上陈述问关于陈立农喜欢的人的消息陈立农一点也没有透露。

到了导演的房间,陈立农把陈述丢在外面自己一个人进去了,陈述在门外嘀嘀咕咕的在骂陈立农。
这时恰好朱正廷也来找导演有事,看见陈述也有一点惊讶。

“你和农农一起来的?”朱正廷刚听尤长靖说陈立农回来了,而且还带着一个人,他本以为可能是尤长靖看错了,没想到还真的带了一个人,而且这个人是陈述。

“嗯。”陈述看见朱正廷的那一秒有些后悔自己跟着陈立农来了大厂,因为他回想起这个节目不仅有陈立农,还有许凯皓,朱正廷,Justin,还有自己最对不起的卜凡。
“我希望你不要在因为那个人害他们了,卜凡的事我不希望再出现。”朱正廷语重心长的对着陈述说了一堆,而陈述只是点点头答应了朱正廷。

“唉,导演给你安排了一个房间,你就暂时住这里吧,等到所有的事解决,我就送你回美国。”陈立农,把门打开的时候对着外面的人说道,却不曾想抬头就看见了朱正廷

“正正,还真是好巧啊。”陈立农尴尬的对着朱正廷打着招呼。

朱正廷瞪了陈立农一眼就进去导演在的地方了。

“走吧。”陈立农叹了一声气之后,就拉着陈述走了。
到了导演给陈述安排的房间之后,陈立农把陈述放在哪里就离开了。

刚到宿舍门口就被一堆人八卦,陈立农耐心的回答了他们的问题,却看见蔡徐坤在远处看着他,在两人视线交错的一瞬,蔡徐坤跑离了哪里,而陈立农也顾不上和周边的人说话,跑出去追上了蔡徐坤。

“你跑什么啊?”陈立农气喘吁吁的对蔡徐坤说道。

“嗯?只是哪里很无聊。”蔡徐坤对着陈立农摇头道。

陈立农慢慢的接近蔡徐坤,忽然伸出手抱住了他,蔡徐坤被他突然而来的举动吓了一跳,本能的准备推开陈立农,却被陈立农制止住了行为。

“别动,让我抱一抱就好了,就一会。”陈立农的声音有些压抑的哭声,蔡徐坤不明所以,准备出口问他,却想起了网上的评论,他有些怀疑陈立农知道了网上的评论。

“你啊。”蔡徐坤叹了一口气,反抱住了陈立农。

“难过了就和我讲,我都经历过来了,你呢,也会坚持过来的,虽然我和你没有多么熟,但是我终究比你大,也算是你的哥哥了,你不要哭,我会想起从前。”蔡徐坤不知道他自己为什么会说出这些前言不搭后语的话,却知道,自己对陈立农终究是上了心了。

陈立农听着蔡徐坤的话,知道他对自己上了心,面上虽然还是难过,但心里却好受了一点,在找导演的时候,他也知道了网上的评论,之前他回去台湾的时候也没有太过关注自己的消息,却在找导演的时候看到导演看他的心疼样,才知道网上那些评论,他知道自己的过去很差,但,却不能忍受网上的那些对他家人的评论,他最大的底线从来不是自己,一直是家人啊,更何况,看到那些为了他在网上盔甲坚硬的人,他就感到一阵难过,他本以为自己可以忍很久,却不曾想在看到蔡徐坤的那一秒,自己所有的情绪都外漏了出来。

蔡徐坤还在哪里用着言语安慰着陈立农,陈立农安安静静的听着,他们两人都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身后有个人在注视着一切。并且面露苦涩。

我自以为克制力极强,却不曾想遇到你,会主动卸下伪装。

随遇而安

【十】

当陈立农从台湾回来的时候,导演已经给他打了不下十几个电话了,连小伟哥他们也都频频打他电话,他随意的回了电话,把所有事情都办妥之后,就找了陈述。

陈述在陈立农走后就没有出过宾馆的门,整天在关注着台湾的动态。

“你还真是喜欢他。”陈立农在一旁嘲讽道。

“与你无关。”陈述没有抬头,还是在关注着某家企业的股票趋势。

陈立农不接他话,只是在一旁看着陈述,过了一会,陈述紧皱的眉毛舒缓开来,脸上又漏出了笑容,撞了撞陈立农的肩,向他表示感谢。

“现在,你的事完了,我的事也该有结果了。”陈立农没有表情的看着陈述。

“自然会有结果,现在出发吧。”说着陈述就把整理好的行李箱拖了出来,陈立农看了看,就带着陈述去退了房,而陈立农的行李早就被朱正廷和卜凡带到了陈立农据理力争的屋子里。

“农农,你回来了啊?”尤长靖看到陈立农就跑了过去,留下一旁的林彦俊在风中凌乱。

陈立农淡淡的回了个嗯,并拉着身后的人要走,这时尤长靖才发现陈立农的背后有一个人。

“农农,大厂是不可以带朋友进来的,你知不知道啊?”

“不是朋友,是家人。”

“嗯?是家人。”

“是家人。”说完陈立农就带着陈述离开了大厅,林彦俊看着陈立农和尤长靖的互动就觉得生气,一把抢过尤长靖揣在兜里的糖就跑了。

“林彦俊,你个……”尤长靖跑了出去,剩下的话留在风中,无人听清。

“哈哈哈哈,陈立农我是你的家人,你可真会开玩笑,看我这帅气逼人的脸庞,别人就知道我和你一定不是家人了。”陈述笑的上气不接下气,还对陈立农指指点点。陈立农本想反驳他,却看见了熟悉的身影。忽然,陈立农转身贴近陈述的耳边,对他耳语几句,陈述的脸开始涨红,伸手准备打陈立农肩膀,却听见后面有人出声叫“农农。”

陈立农转身看向蔡徐坤,果不其然的看到了蔡徐坤身旁的王子异,陈立农把陈述藏在后面,用手拉着陈述的手不放开。

“不熟的话,还是不要叫我农农了,怪奇怪的。”陈立农直勾勾的看向蔡徐坤,蔡徐坤本想反驳一句,却想到他和陈立农的关系真的没有多熟,而且他之前也不叫陈立农农农的,而是叫立农。

“你藏在后面的那个人和你是什么关系?”王子异忽然出声问道。

“他啊,是家人呢。”陈立农的眼神开始变得温柔,像极了恋爱中的人,不知道为什么蔡徐坤看到他温柔的神情有些难过,正准备和陈立农多说几句话,却看见陈立农匆匆的带着身后的人告别离开。

“他不一样了。”蔡徐坤看着陈立农的背影莫名的说出这句话,而王子异只是安慰他是他多想了,就带着蔡徐坤走了,他们没有发现,陈立农和陈立农身后的人,一直在后面看着他们的举动。

陈述正准备和陈立农说些什么,却看到了迎面而来的卜凡。

我装作不喜欢你的样子,是为了试探你喜不喜欢我,现在我确认了,你好像有一点喜欢我,不过只有一点 。

写了农坤的歌词
感觉很bad

随遇而安

【九】

“这次回来去见他吗?还是给他一个下马威。”陈立农放开了男孩子,试探道。

男孩子不说话,伸出三个手指头,对陈立农摇了摇。

“我知道了,陈述,三天之内我会解决的,三天后,记得答应我的事。”说完陈立农便带着陈述到了附近的宾馆,给他开了房间,便买了明天最早回台湾的机票。去解决陈述的事情。

“你的新样子可真让我惊讶。”陈述看着电视上陈立农的形象调笑到。

“不觉得很让人有保护欲吗?”在一旁削水果的陈立农抬头问道。

“这不像你,像从前的我。”

“我知道。”

“我不希望你最后和我一样落的背井离乡的结局。”

“自然不会。”

再无人言语。

不知是想起什么,陈立农去翻出了大衣里面的结婚请帖。

“他的结婚请帖,今天刚收到的,你要去吗?毕竟,那可是一场好戏。”说到好戏的时候陈立农笑了笑。

“我回来是为了帮他的,不是为了让你毁了他的,陈立农。”陈述语气带有威胁的成分。

“我自然不会毁了他,可是当年他对你做的那些事,我记得一清二楚,他这个婚怕是结不了了。”说着陈立农拿起削苹果的刀在新郎的名字画了一个叉。

“陈立农,你可一点也没变,电视上那个你真是假的可怜。”陈述似有些惋惜的说道。

“过奖了,电视上那个也是我,不过可不是给你看的我。”

“我还真想知道是那个倒霉催的被你看上了,你这种态度,可真让人害怕。”

“彼此彼此了。”

两人不在说话,安静的看着电视屏幕。

第二天,陈立农如预期的一样飞回台湾,路上一路掩藏,没被人认出,此时的他不知道他那四位基友正在策划着不为人知的行动。

“你说那个坤坤和农农都八字配不配啊?”Justin一脸迷信的看着其他三人,三人皆把头转回去不看他。

“黄明昊,你这个是迷信行为,还看八字,你怎么不看星座啊!”朱正廷果然是朱正廷,就是喜欢欺负黄明昊,但他也是最宠黄明昊的一位。

“我觉得吧,要把他们两个撮合在一起我看难?”卜凡觉得此事不行。

“哎哎哎,不试试怎么知道呢,我们这不是还有周锐这个助攻吗?”许凯皓一语惊醒梦中人。

“对啊,怎么把周锐忘了,我们这样这样……”三人开始密谋着把周锐拉下水的行为,可怜我周美锐一直在打喷嚏,还以为是风寒入侵了。

随遇而安

【八】

Justin和朱正廷有些尴尬,虽说他们早就知道陈立农会走,但不知道走的这么快,而且还留下了一封四傻子亲启的信。Justin默默的数了数刚好四个人,虽说这四个不是那四个,但是还是让人误会。

“他倒是会未卜先知。”蔡徐坤冷哼一声。

“啊,这个他应该不是写给我们四个的,还是我先拿着,问问吧。”Justin牛头不对马嘴的说道,便把信拿了起来往兜里揣。

“等等,我倒要看看陈立农耍什么花样。”一直默不出声的王子异手一快把Justin拿着的信抢了过去,快速的撕开信封,大致的看了里面的内容之后就开始撕信。

“王子异你干什么?”朱正廷眼疾手快的就把王子异正撕的信抢了过去,胡乱的揣进了兜里,拉着Justin就往外走。

“如果两位不喜欢农农可以直说,何必来这里找什么存在感,幸亏农农不在,否则不知道又要受什么刺激了。”朱正廷快到门口的时候停下来说了这么一句话,就拉着Justin快步走出。

蔡徐坤也没有去追,看着王子异叹了口气。

“你过分了。”说完之后也转身离开了病房。

王子异自言自语道:“呵,我过分,怎么不看看那封信里写的是什么。陈立农,你不过是博同情罢了,你还真以为这封信能被坤坤看到,想都别想。”

王子异的脑海里又浮现了那封信的内容。

四傻子:
  一声不吭的走了很抱歉。

  我已经和Andy哥说过退赛的事情了,Andy哥虽说没有同意,却也没有说不同意,所以就这样匆匆的回台湾,虽说退赛可能不会被导演同意,但还是当给自己放个假吧,如果我能回来的话,我会让你们看到从前的我,也就是陈立农而不是农农。

我也会试着放下对蔡徐坤的感情,不会过多的关注他,也不会想从前一样把他放在心里的第一位,也不会为他再做一些离经叛道的事,我会把他忘了,把他当做一个竞争对手来看待。
 
嗯,对了,我刚给他发了消息,他明天的机票回台湾,如果我会回去,他也会和我一起回去,嗯,就这样。
                                                                     你们的陈立农
                                                                 2017年11月15日

“我还真想知道那个所谓的他是谁?而且陈立农和他们几个到底是什么关系?”王子异对着空气自言自语。

一向细腻的王子异却没有发现病房里有一个红色的东西在一闪一闪的。

“虽然和我想象的不太一样但也达到了我想要的结果,或者说更多,蔡徐坤,你只能是我的。”陈立农看着病房里的画面勾起嘴角。

忽然收到一条微信消息,陈立农微微抬起头,看着准备下落的飞机,笑的灿烂无比。

陈立农就站在那里,不知过了多久,一个人逆光而来,从背后抱住了陈立农。

“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

陈立农转过身回抱那个男孩,男孩笑了笑,不再说话。

好戏就要开始了,所谓的明天不过是一场浮影,退赛不可能这辈子都不可能退赛,忘记蔡徐坤更不可能,这辈子都不可能忘记蔡徐坤。

我一步步算计,只为走进你的心里,你可不要让我失望。

随遇而安

【七】

“就这样吧,退赛了也好,也断了执念,这条路不好走,就算了吧。”许凯皓看着陈立农,眼底浮上了浓浓的悲伤。

其余四人看到许凯皓的悲伤,就知道他想起了之前的那个男孩,那个为了爱情远走他乡的男孩,那个为了爱情抛弃了一切的男孩,那个男孩付出了一切,却终究抵不过世俗的目光。

“安好。”Justin说完就走了,陆续的三个人也走了。只留下陈立农一个人在房间。

陈立农翻出钱包,从钱包最深处的夹层里拿出一张泛黄的照片,照片里有六个人,那时的他们布满了青涩,最小的Justin被朱正廷背在背上一脸的不情愿。卜凡搂着陈立农的肩膀,却被陈立农用一只手遮住了脸,许凯皓露出了嫌弃的表情,而许凯皓身边的男生却用手遮住了眼睛。

陈立农叹了一口气,拿出烟和火机,熟练的准备点烟却又想到了什么把烟放了回去,看着遮住眼睛的男孩说了一句何苦呢,便站起身把身上的病号服脱下,换上了之前的衣服,看了周围的环境,找到了自己的东西,并去办理了退院手续,走到医院门口的时候,他看向大厂的方向,点点头,走了反方向。

“一切都结束了。”

等蔡徐坤从大厂出来,走向医院的方向时,朱正廷一脸神秘的拉着Justin跟在蔡徐坤的后面。

“正正,你干嘛?”Justin一脸茫然的看着朱正廷,朱正廷笑笑不语。

“我去,朱正廷,你到底干嘛?快点说要不然我走了。”Justin说着假装挣扎着准备放开朱正廷的手。

“黄明昊,我两打个赌呗,谁输谁承包对方一个月的零食。”朱正廷宠溺的看着Justin。

“说。”

“我猜蔡徐坤一定是去看农农的,你信不。”

“哈哈,朱正廷你输定了,忘记告诉你,王子异也在医院,而且就在前面那个医院,所以,我猜他是去看王子异的,坤坤如果能去看农农的话,别说承包你一个月的零食,我承包你一年的零食都可以。”财大气粗的Justin放下豪言。

朱正廷暗道不好,他怎么会忘记王子异也在医院了,俗话说输人不输阵,朱正廷虽知道自己赢的可能性不大,但还是摆出一副赢定了的表情看着Justin,拉着Justin就跑去医院,眼睁睁的看着蔡徐坤走进王子异。

“你输了,这个月的零食……”Justin话未说完蔡徐坤就来到了他的身边。

“你们来医院是看陈立农吗?”

“是是是,我们是来看农农的。”朱正廷说着就拉着Justin走向陈立农的病房。

“我和你们一起去吧。”蔡徐坤说着和王子异道了别,便准备和朱正廷他们一起去看陈立农,王子异脸色一沉,拉住蔡徐坤,蔡徐坤回头,王子异给了一个我也去的眼神,蔡徐坤抽出手,点了点头,四个人就以一种诡异的气氛去向了陈立农的病房。

“农农,你亲爱的Justin来了!”说着便把病房们打开,而听到亲爱的的Justin的时候,蔡徐坤的脸色暗了一分。

打开病房,里面的东西都整整齐齐,像是没有人住过一般,桌子上有一封信,信上写着四傻子亲启。

“为什么要走?”

“害怕造成困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