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妮可学姐

随遇而安

【十】

当陈立农从台湾回来的时候,导演已经给他打了不下十几个电话了,连小伟哥他们也都频频打他电话,他随意的回了电话,把所有事情都办妥之后,就找了陈述。

陈述在陈立农走后就没有出过宾馆的门,整天在关注着台湾的动态。

“你还真是喜欢他。”陈立农在一旁嘲讽道。

“与你无关。”陈述没有抬头,还是在关注着某家企业的股票趋势。

陈立农不接他话,只是在一旁看着陈述,过了一会,陈述紧皱的眉毛舒缓开来,脸上又漏出了笑容,撞了撞陈立农的肩,向他表示感谢。

“现在,你的事完了,我的事也该有结果了。”陈立农没有表情的看着陈述。

“自然会有结果,现在出发吧。”说着陈述就把整理好的行李箱拖了出来,陈立农看了看,就带着陈述去退了房,而陈立农的行李早就被朱正廷和卜凡带到了陈立农据理力争的屋子里。

“农农,你回来了啊?”尤长靖看到陈立农就跑了过去,留下一旁的林彦俊在风中凌乱。

陈立农淡淡的回了个嗯,并拉着身后的人要走,这时尤长靖才发现陈立农的背后有一个人。

“农农,大厂是不可以带朋友进来的,你知不知道啊?”

“不是朋友,是家人。”

“嗯?是家人。”

“是家人。”说完陈立农就带着陈述离开了大厅,林彦俊看着陈立农和尤长靖的互动就觉得生气,一把抢过尤长靖揣在兜里的糖就跑了。

“林彦俊,你个……”尤长靖跑了出去,剩下的话留在风中,无人听清。

“哈哈哈哈,陈立农我是你的家人,你可真会开玩笑,看我这帅气逼人的脸庞,别人就知道我和你一定不是家人了。”陈述笑的上气不接下气,还对陈立农指指点点。陈立农本想反驳他,却看见了熟悉的身影。忽然,陈立农转身贴近陈述的耳边,对他耳语几句,陈述的脸开始涨红,伸手准备打陈立农肩膀,却听见后面有人出声叫“农农。”

陈立农转身看向蔡徐坤,果不其然的看到了蔡徐坤身旁的王子异,陈立农把陈述藏在后面,用手拉着陈述的手不放开。

“不熟的话,还是不要叫我农农了,怪奇怪的。”陈立农直勾勾的看向蔡徐坤,蔡徐坤本想反驳一句,却想到他和陈立农的关系真的没有多熟,而且他之前也不叫陈立农农农的,而是叫立农。

“你藏在后面的那个人和你是什么关系?”王子异忽然出声问道。

“他啊,是家人呢。”陈立农的眼神开始变得温柔,像极了恋爱中的人,不知道为什么蔡徐坤看到他温柔的神情有些难过,正准备和陈立农多说几句话,却看见陈立农匆匆的带着身后的人告别离开。

“他不一样了。”蔡徐坤看着陈立农的背影莫名的说出这句话,而王子异只是安慰他是他多想了,就带着蔡徐坤走了,他们没有发现,陈立农和陈立农身后的人,一直在后面看着他们的举动。

陈述正准备和陈立农说些什么,却看到了迎面而来的卜凡。

我装作不喜欢你的样子,是为了试探你喜不喜欢我,现在我确认了,你好像有一点喜欢我,不过只有一点 。

评论(10)

热度(38)